Top
首页 > 广东经济发展进程特点

广东经济发展进程特点_费雯丽是怎么去世的_微信小程序 教程视频

2017年07月13日 10:37:02
[摘要]

  由于患上脑梗塞,一年之后便已半身不遂,70岁的胡效敏躺在沙发上,身体彻底垮了。尽管如此,老人却欣慰的是,在过去的6年时间里,她共花80万元先后投资了6个“项目”,按照合同,回报可达数百万元。

  生病后,她将这笔丰厚的“遗产”告诉了儿子,然而,巨大的打击也随之而来——这6笔“投资项目”竟全是针对老年人所设的骗局。

  原本是想给儿子一份惊喜,如今很多迹象却表明:所有的投资都将血本无归。

  更让老人一家苦闷的是,如今没钱看病和心理上巨大的落差,加上还要在每天领取小礼品的骚扰电话中,毫无尊严地生活下去……

  1

  隐瞒的遗产

  “我有80万元的投资 以后都交给你了”

  3月初的一个周末,胡效敏的儿子陈杰过来了。早上9点,他将母亲扶到沙发上躺下,并为其盖上被子。

  2016年4月,胡效敏在家中突发呕吐,随后出现短暂休克,经检查,被确诊患上了脑梗。一年来,病情愈加严重,下半身瘫痪,生活已不能自理。由于老伴一人无法照顾,陈杰便辞去了工作,隔三差五就到母亲身边,照顾她的起居。

陈杰为母亲按摩 陈杰为母亲按摩

  “你着急走不?”胡效敏问儿子。“要回家照顾娃娃”,陈杰答道。想起心里面的这件重要的事,老人还是决定要将它告诉儿子。她叫住儿子:“你来,我给你说个事。”

  觉得母亲有点不对劲,陈杰的心沉了下来。

  “我从2011年开始,投资了几个项目,现在我这样子,可能没法管了,你去帮我看一下,能收多少钱。”老人娓娓说道。

  “你投了多少?”儿子问。

  “大概七、八十万吧。”胡效敏指了指自己的房间,说所有的投资资料都在里面。陈杰吓了一跳,他打开一个盒子,里面堆满了各种项目的合同、材料和借款单。

  根据资料中注明的金额,母亲共计投入了80余万元。“反正这些以后都是你们俩兄弟的。”说到这里,胡效敏精神好了一头。

  “妈,等我给你看一下。”陈杰将所有资料拿到客厅,掀开窗帘,依次翻阅起来。

  不安的遗产

  6年间投资6个项目 至今连本钱都未收回

  “你这些借条还盖了手印的啊。”巨额投资带来的不安一下子消散了,陈杰看了欠条中注明的借款人——张春明,此人是成都世晖旅游项目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根据借条显示,胡效敏在2011年先后借给对方48万元,至今未收回。

  胡效敏说,当年她参加世晖的一个旅行团,去海南、长白山耍了两次,“在景区,旅行社的人说团费不够,要向跟团的老年人借钱,后来本该归还的钱,被旅行社说服去投资了老年公寓。”

  “妈,这些年都没有音讯,你是不是被骗了?”陈杰一下子不安起来。

  听到这里,不安的情绪开始蔓延到了胡效敏的心中。

  除了世晖公司盖了手印的借条,其余的投资项目似乎要“正规”很多。在2011年,胡效敏投资了一份私募股权基金,向一家名为“天津海之龙”的公司投入了16万元,协议中称:投资时间为2011年9月23日至2012年3月22日,投资基金的收益为所投资金的10%,也就是说,半年时间老人可赚取1.6万元。

  而如今,时隔5年,连本也没有收到,而协议的原件还在家中。

胡效敏手中的借条 胡效敏手中的借条

  两年之后,胡效敏又出资6万元,入股一家名为北京精彩无限文化传播的公司。尽管持有一张权益证书,但老人称,一直以来都没有过任何收益。

  2014年到2016年,老人又先后投资了3家公司,其中向成都兴远兴公司投资2万元,向重庆绍河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成都公司投资了5.5万元,两份协议上均写明了每月收取的利息比例,而目前协议都已过了借款期限,借款协议却仍然保留在胡效敏手上。

  胡效敏说,在支付成都兴远兴公司投资的2万元钱时,对方只收取了1.8万,当场返回的2000元作为接下来5个月的利息,提前支付。而从第6个月开始,每月的400元利息再没有收到过。同样,重庆绍河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成都公司在第一次收取胡效敏33600元时,也当场返还了600元,作为第一个月的利息,此后便再无后话。

  老人的第六项投资,是将5.5万元借给成都兴海碧城林建筑规划有限公司,借款期限从2014年11月到2015年11月,公司承诺给老人一定比例的分红,借款到期后将归还老人投资款或兑换成等值的相应房产。“如果真的兑现了,这些借条、协议都应该收回或者作废。”

  看到这里,陈杰已不忍再往下翻阅。

  投资追踪

  1家公司被查 5家公司已联系不上

  为了弄清楚母亲的投资,究竟还有无收回可能性,陈杰开始逐一对这些投资项目进行了解,不过,第一项投资就给了他当头一棒。

  陈杰在网上看到,该公司在6年前曾因欺骗老年人而被查。有报道称,这家成立于2010年7月的公司,专为老年人提供健康养生旅游服务,却并非旅行社。他们先是以低价吸引老年人,稳定客户后,公司以投资为由,向客户借钱,数额几万元不等,并承诺高额的利息。

  该公司的欺骗手段,和胡效敏所述经历刚好吻合。而据红星新闻记者证实,因流传作案,向老人借钱的世晖公司负责人张春明已于2011年涉嫌非法集资,在成都被乌鲁木齐警方抓获。

  “那我这些钱找谁要?”胡效敏疑惑了,一家人也都陷入了苦闷的沉思。

  最近一周,陈杰根据部分项目协议上留下的电话拨打当初接待老人的成都兴海碧城林和重庆绍河两家公司的工作人员,电话均已变成了空号。而天津海之龙公司合同封面上的两个座机号,也被告知并不存在。

家中的所有投资资料 家中的所有投资资料

  “被骗了,他们是蓄谋的。”

  根据胡效敏6份“投资项目”协议中注明的公司地址,红星新闻记者进行了挨个探访。经了解,有5家公司在2014年到2016年先后办理了协议中的办公地点,莱蒙都会商务中心物业人员说,成都兴远兴公司在2016年12月就已搬走,今年以来,有不少老年人前往物业打听该公司的消息。而位于华敏翰尊国际大厦的北京精彩无限文化传播公司成都公司,也是大门紧闭。

  老人的心思

  想以投资再挣点 为孩子们置点业

  在退休前,胡效敏是一名语文老师,因中途跳槽去了一家私立学校,较高的收入让她的手头逐渐宽裕。“以前我们家是做生意的,父母去世后,又留下了几十万。”老人说。

  胡效敏被骗始于2011年参加世晖旅游公司的旅行团,她说,以前工作时没有时间出去耍,退休了就想好好享受晚年生活,世晖的低价团正好符合她一向勤俭节约的生活态度。而在海南的酒店内,公司员工称团费不够就向老人们借钱,声称会将钱置换成老年公寓,老人们每年可以收租金。“我当时就想,手里有点钱,银行利息低,可以投资,给孩子们挣点钱。”

  陈杰原先在一家红酒公司跑业务,弟弟在承包工程,不过在胡效敏看来,这些体制外的工作并不稳定。“不像我当老师,可以吃一辈子,他们那种工作都是帮人打工,我就想退休再挣点钱为孩子置点业。”

  2010年的一天,太升南路街头一张关于“隆百铁路”工程的宣传单,让胡效敏看到了挣钱的希望。“国家工程”、“年底分红”、“竣工后邀请去坐首趟列车”,胡效敏的心随着这些宏大的说辞激动起来,在参加一次集体讲座之后,一对一的客户经理开始对她进行重点关照,那一次胡效敏出资了38万。

  当年,儿子陈杰及时察觉,“根本就没有修这条铁路。”在软磨硬泡之后,索性给出的钱全部要回。不过在第二年,一系列的投资项目开始向胡效敏席卷而来,据她所说,天津海之龙、成都兴远兴、成都兴海碧成林3家公司,均是以前“隆百铁路”项目的工作人员介绍去的,“有很多老年人,还领了礼品。”

  一开始,她本想将投资的事告诉儿子,但怕遭到反对。“不管能不能赚钱,我就想去试一下,但是他们(儿子)肯定不同意。”明知孩子们不同意但自己执意要去,老人认为自己去参加了讲座,了解这些投资项目,而孩子们并不了解。

  只是有时候和投资公司员工的通话被陈杰发现后,胡效敏也不得以说出自己投资的事,但一般10万元的投资,她只说1万元。“如果不是我病了,这个事我都不打算现在说的,我想以后给他们一个惊喜嘛。”

  事实证明,她的做法让儿子只有惊没有喜。

不安的胡效敏 不安的胡效敏

  在天津海之龙借款协议没有兑现之后,老人并未重视,“毕竟公司还没有跑,我只是觉得对方在拖欠,不是不给钱。”还未等到她缓过神,另外的“项目”又来了,胡效敏本来已经开始埋怨这些投资,但她自称有点不甘心,“后来一家公司的员工劝我说,既然在那边跌倒了,就在这边把损失找回来,我想想也是这个道理。”

  “不对。”陈杰问母亲,每次投资都没有兑现,难道都没有引起你的重视?“他们把那些项目说得活灵活现的。”这是老人唯一能够寄托的解释。

  2

  “没有尊严的生活”

  因为投资,我们家真的垮了

  001

  母子隔离 亲情淡漠

  “我们家真的垮了。”回顾过去几年家中发生的变化,陈杰猛然发现,这与母亲专注于“投资”不无关系。

  周末,本该是一家人一起去周边农家乐聚会的日子,不过从2014年开始,每周的聚会因胡效敏而中断,她不愿去农家乐了,开始热衷于独自外出,然后拧着一袋袋鸡蛋和面条回来。“没有聚会之后,周末我就不常到我妈这边来了。”陈杰说。

  随之而来的,是母子俩逐渐减少的沟通和联系,“每次和她说起家里的事,她都不太关心,感觉亲情很淡,话也不愿意多说。”见母亲情绪低落,陈杰走到她身边问:“妈,你有什么事,你说出来我看怎么帮你。”事实上,当时的胡效敏整天都在为自己的“投资”担忧,已无心关注其它的事情。

  “他们让我不要告诉子女和朋友,说年轻人不接受这些投资。”睡在沙发上的胡效敏对红星新闻记者说。

  也就是从胡效敏开始外出“投资”那时起,老伴陈大爷也很快有了自己的寄托,他加入了一个退伍军人聚集的俱乐部,每天独来独往,直到现在。

  “你每天在参加一些啥子活动哦?”面对儿子的询问,老人家理直气壮地回答:“老有所乐。”陈杰有些质疑,老人家立马发火。

  陈杰说,他对父亲参与的组织做过了解,也是骗人的,但母亲的事让他目前分身乏术,他向红星新闻记者挥了挥手:“走走走,先不要跟他说。”现在他心里清楚了,父亲为什么不愿将自己的“所乐”告诉他,就正如当年母亲一样。

  002

  现在80万没了治病都难

  即便老两口均有退休工资,两个儿子也有工作,可80多万元意味着什么,胡效敏心里很清楚。

  陈大爷告诉记者,在过去这几年,家里面几乎没有大的开支,很多生活用品老人也舍不得买,“她每年只买一次衣服,越来越节约。”由于胡效敏掌握着家里的“财政大权”,陈大爷对她的动向全然不知。而越是节约,老人越看重“投资公司”的免费鸡蛋和面条。

  陈杰说,最惨的一次是在母亲脑梗生病住院期间,医院经常都在向他们催款,“我知道我妈手里有好几十万的,但是连看病的钱的缴不起。”胡效敏就立马编造一个谎言,“我的钱拿去买定期理财产品去了。”

  老人一直有个心愿,去北京旅游,再回安徽老家看一眼,不过这几年的“投资”,把所有积蓄都耗光了,“每个月的退休金都存下来,凑成整数往里投。”向儿子说起这些,老人委屈得像个孩子。

  陈杰决定报警,不过胡效敏很害怕,因为曾经一家公司在失信于她之后,她曾经向对方表达过要去报警,不过公司员工建议,报了警更拿不回钱,不报警可能还有点希望。陈杰恼羞成怒:“这像啥子话。”

  003

  喊领礼品的电话还是响个不停

  在沙发上刚躺下不久,房间里的手机响了,陈杰正要起身去拿,老人叫住儿子,“不要去接了,肯定都是打电话喊去领礼品的。”

  在得知自己被骗后,巨大的打击给老人带来的绝望,远比脑梗导致的半身不遂更让人担忧。“她整个人现在完全处于半崩溃状态,说几句话半天才反应得过来。”

  3月16日,成都气温暖和了一些,陈杰又将母亲扶到了沙发上,老人一边颤抖着双腿,一边用颤抖的声音重复着一句话:“都是骗人的,都是骗人的。”

  刚躺下不久,房间里的手机响了,陈杰正要起身去拿,老人叫住儿子,“不要去接了,肯定都是打电话喊去领礼品的。”忍耐不住的老伴接起电话,问清来路后便开始怒斥:“你们这些骗子,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

  在胡效敏家中,这样的电话如蛀虫一般挥之不去,正如她的手机短信里,几乎全被投资公司、钱币收藏的开会、活动通知霸占。电话挂掉不久,又响了,“你听嘛,你听嘛,我妈都这样了,这些骗子还在骚扰。”陈杰指着电话告诉记者。果然,打电话的又是一家所谓的投资公司,他把电话挂了扔在桌子上,胡效敏睡在旁边委屈得直发抖。

  这位40多岁的男人留下了眼泪,他对追回这些资金已不抱希望,只是想讨回一个公道,“现在我们全家,都被这些公司害得已经没有尊严了。”

  004

  是关心得太少 还是骗术太高?

  “如果当初母亲说到投资的时候,能多问几句帮她把关,能否避免今天的困境?”回过头去,陈杰一直在问自己。

  其实在母亲为投资而忙碌的日子里,陈杰略有察觉。“有时候她电话响了,就一个人走到房间里面去接,不让我们听到。”

  陈杰说,平时没有和父母住在一起,每个周末过来看他们一次,母亲时常从外面拧着鸡蛋、面条回来,她很得意地说:“今天去参加活动送的。”种种迹象并未让陈杰引起重视。2012年,胡效敏曾在不经意间告诉陈杰最近在一些投资时,但儿子也只是随口问了一句:“投了多少钱。”这种时候,胡效敏往往就说投了1万元。“一两万元也不影响,人老了找点事情来做也好。”

  一直以来,陈杰都为父母晚年条件宽裕而庆幸,“和很多家庭一样,我们作为子女有了自己的小家,父母自己居住,彼此在经济上都没有压力,在城里面,一周见一次面算是正常。”

  “如果当初母亲说到投资的时候,能多问几句帮她把关,能否避免今天的困境?”回过头去,陈杰一直在问自己。

  面对着母亲家中海量的“投资”资料,他更实际的认为,父母身体没有问题,任何一个子女都不可能随时随刻守着他们,即便跟他们讲很多骗术,但始终防不胜防。

  3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

  靠子女陪伴防骗不现实

  可发挥社区、物业的亲近功能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樊平说,通常情况下,如果老人不愿意,子女不能强行限制父母对财产的处理权,这是限制民事行为自由。不过,每年了解一下父母的经济状况,甚至看下银行存款、房本,是完全可行的。

  “在当下这个社会,城市里父母和子女的生活在空间上和结构上分开了,不像农村抬头不见低头见。子女用“看守”来杜绝父母上当受骗的方式,几乎是被堵死的,城里买房,孩子父母分开住,如果有事15分钟车程能够赶到,已是不易,并且对大多数家庭来说,也只是有事才来。”

  樊平认为,时代飞速发展,但老年人没有跟上,类似的风险对他们的生活来说完全是个空白,没有这个积累和知识储备,这一点是最致命的。

  曾经被成都某钱币收藏品公司骗走100万元的杨松柏(化名)这样说,“你永远不要问老年人为什么会去相信这些骗子公司这样的问题。”在他看来,问这种问题的,要么是本来就知道真相的人,要么就是以前被骗过的人。“正在被骗的老年人什么都不知道,不怪他们,有挣钱渠道谁不想去争取。”

  针对当下老年人被骗这类老生常谈的问题,他建议社区或物业应该提供一些包括咨询、建议方面的相关服务甚至财产顾问,“但是必须要有亲近性,正如防火防盗一样深入人心,如果把它搞成专业的机构,老人不会主动前往。”

  然而,社区或物业提供这样的咨询服务,由谁来承担这项义务,所涉及的经费由谁来出,还有待探讨。“希望政府、银行能够重视老年人被骗的现象,在当今时代飞速发展和转型期,他们靠自己是很难再赶上来的。”

  完

  红星新闻记者丨逯望一 实习生 夏雨

  摄影记者丨王勤

相关热词搜索: 北京冬奥组委面向全球招聘 涉及规划建设等专业 陈雅婷化身人鱼 素颜+大长腿美得不像话 大三男孩创办企业当总经理 返校招聘学长学姐 韩统一白皮书:开城工业区停运后韩朝交流全无 “自己干干干”和“海外买买买”不矛盾

上一篇:编辑人类胚胎基因学者:争议大 2年通过伦理审议 下一篇:武汉公交司机制止乘客抽烟被捅多刀 伤人者趁乱逃跑